HugoBarra留下的临时空缺与Android团队新样貌

文章   2020-06-07  阅读 917 次
HugoBarra留下的临时空缺与Android团队新样貌

而在此之前,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调往 Google 内部的其它专案。对于外界来说,Andy Rubin 和 Hugo Barra 就是 Android,尤其是 Hugo Barra,我们经常可以在关于 Android 的活动上看到他登台讲解宣传。Rubin,Barra 和工程副总裁 Hiroshi Lockheimer 曾被视为 Android 产品决策的三头马车。

目前,Android 是由 Sundar Pichai 所领导,这位才华横溢的高层同时还负责 Chrome 和 Google App 部门。Google 称,Hugo Barra 是 Android 领导团队中重要的一员,Android 也被 Google 寄予厚望,定位于成为无所不在、承载着 Google 服务的管道,那幺在 Hugo Barra 和 Andy Rubin 相继离开的情况下,Android 部门又该何去何从?


Matias Duarte

Dave Burke 是 Android 部门的工程主管,对于 Android 面临的的问题有深刻体会,被认为是团队「极为重要」的一部分,从事的也是 Android 核心所在的平台工程。去年的开发者大会 Google I/O 上,他介绍了让 Android 系统的动画达到 60 FPS 的「黄油计划」。在工程方面,Dave Burke 是 Google 需要提拔的不二人选。

此外,Google Now 负责人 Johanna Wright,侍卫内容副总裁和 Google Play 负责人 Jamie Rosenberg,还有 Google+ 负责人、Google 资深工程副总 Vic Gundotra 也有能力和机会被调往 Android 部门。

可以说,Google 就像一支拥有绝佳板凳深度的球队。

挑战依旧

话虽如此,上文列出的 Android 团队的领导者们面临的挑战依然不小,虽然目前 Android 的在智慧型手机的市佔率已经达到 79.5 %,但生态系统碎片化、分裂化的问题依旧。Android 也较难吸引到付费使用者。

另外,可穿戴式装置蓄势待发,怎幺把 Android 推向并配合智慧型手錶等装置是个问题,而智慧型电视的状况也一样。因此,这些产品需要一个像 Hugo Barra 一样往上能引导开发工作,向下能对大众推广解释的产品主管经理,而现在,这样一个被团队信任而又台风甚佳的人物已经投靠小米了。

Android 新一代领导者面临着诸多挑战,包括诸如生态系统碎片化的老问题,当下开发者也对难以吸引 Android 使用者在 Google Play 上付费感到沮丧。较新的挑战包括将 Android 推向新种类的装置,例如可穿戴式装置和电视相关配件。那些产品需要一个专门的经理,一个既能引导它们的开发工作、又能向大众解释产品的经理。过去 Google 有这幺一位合适人选——Hugo Barra。而现在,Google 需要为 Android 品牌寻找一名既有团队信任又富舞台魅力的新大使。

对于这几年的手机产业来说,Android 系统的出现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而这半年间,Andy Rubin 从事秘密专案,Hugo Barra 奔向中国的小米。Google 有最聪明的人才开发新一代 Android 系统,而突然之间,Hugo Barra 三年来将第一次不会参与其中。Sunder Pichai 致力于将 Android 王国与公司的其他服务整合,而他最大的挑战在于,确保其他领导团队成员能够完成 Android 的愿景。他现在所做的决策会改变 Android 乃至 Google 未来几年的样貌。